“蜂巢式养老”在中国已然在望

2016年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龄事业发展状况.

2016年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龄事业发展状况报告》。报告显示,全省老年人口达1719万,南京超过134万,其中绝大多数希望选择居家养老。

如何让居家养老的老人享受到生活的便利、得到周到的照料?大量空巢、独居的失能半失能老人如果希望居家养老,他们的愿望是否能够实现?

近日我们从北京市民政局获悉,作为全国首批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试点市,我市正在试行“居家老人护理计划”。其依托养老机构和专业医疗服务机构,设立“居家养老护理床位”,让在家养老的老人享受到与入住养老院或医院同等的专业护理服务。至今,这种“家庭养老院”护理形式已让上千名老人受益。

11月20日下午,在朝阳区小关街道安苑里社区,我们见到了凌淑芳老人,她是我市首批“居家养老护理床位”签约者之一。

凌淑芳,今年83岁,老伴去世得早,她不愿与子女同住,选择长期独居。随着年龄的增大,老人的日常生活、去医院看病等开始面临诸多不便。

去年年初,朝阳区开始试行“居家老人护理计划”,就可提供这种服务。凌淑芳老人听说后,很快报了名,成了首批受益者。

20日,正是养老服务中心派工作人员上门服务的日子,记者与老人说话间,敲门声响起。

“凌奶奶,您好!今天来检查一下您的身体情况。头晕不晕?有没有心慌的表现?药都按时吃了吗?睡眠还好吧?”一进门,来自仁爱老院的主治中医师就开始给老人测量血压,并跟老人唠起家常,“您的血压有点高啊,要记得按时吃药,多注意休息。”

仁爱养老院负责人刁银春说,凌奶奶患有伴发性冠心病、陈旧性心梗及高血压等病,为此给老人设计了一个“长者个案护理”私人订制,依托附近的专业医护资源,对老人进行全方位的健康管理,其中包括饮食、作息、用药等。

由于凌淑芳是“家庭护理床位”的签约者,养老服务中心同时为老人提供清洁整理、户外活动、上门巡诊、精神关爱等服务。老人还可根据自身需要,随时增减项目。

此外,中心为老人安装了一键呼叫系统,一旦遇到紧急情况,老人只要按下电话机上的“紧急求助”按钮,悦华安养院值班人员会24小时随时接听处置。

“不用去养老院,就能享受到养老院的专业服务,而且收费也比住养老院便宜得多,这个办法不错。”凌淑芳老人说。

我们在市民政局了解到,近来,“居家养老护理床位”试点已逐步向其他区推广,我市还在政策、补贴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上个月,市民政局、市财政局联合出台《背景市家庭养老床位试点实施办法》(暂行),明确“家庭病床”建设和服务方面的细则。

据该暂行办法,进入“居家养老护理床位”的老人,与普通社区老人相比在生活照料服务上更加精细:如三餐服务中,服务人员将协助老人制作或送餐上门;清洁服务上,服务人员上门清理卫生,并帮助洗衣、助浴等照料。

老人有具体需求的,服务机构还须提供从早晨到晚间的全天候护理:晨间护理——洗脸、刷牙、穿衣、梳头;晚间护理——洗脸、刷牙、脱衣、洗脚、会阴清洁、熄灯;日常理发、修剪指甲、洗澡、洗头等。代购代送服务中,帮助老人购买必要生活用品、协助外出助行等。

在康复护理服务方面,为签约老人建立健康服务档案,每周一次上门巡诊(量血压),每月一次测量血糖。根据老人病情提供康复理疗。为老人提供代开药品服务;大小便处理,皮肤护理(防褥疮等),鼻饲,口腔护理;在精神慰藉、文化娱乐方面,为老人提供亲情关怀服务,每天一次电话联系,了解老人情况并作记录,做好与家属及单位交流沟通,定时汇报老人各项指标;在生日关怀、节日关怀、法律咨询等方面,提供社工参与的专业服务。

政府对于家庭病床建设的鼓励体现在综合运营补贴上。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朝阳区试点的基础上,“居家养老护理床位”已经向不同地区铺开,至今至少有上千名老人受益。

“随着老龄化社会程度的加深,对于居家老人的照护需求必然越来越迫切,加之人力成本的提升,养老服务业的发展趋势不再是拼人力的 人海战术 ,而是日益向智能化方向发展。”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院王毅说。

“ 家庭养老院”的核心是将政府、医疗机构、养老服务商、个人、家庭连接起来,左手是老年人多样化、多层次的需求,右手是各种社会资源和服务。”王毅认为,将老人需求与社会服务对接起来的,就是老年信息服务平台。

据了解,一个信息服务平台至少应包括几个方面的数据:辖区内老年人的联系方式、位置、健康等基本数据;后台运营数据和第三方服务内容、价格、订单、服务监督、评价回馈等;养老资源数据,包括涉老服务行业、周边产品的信息。

英国居家养老服务深受“去机构化”观念影响,提出“在社区照顾”和“由社区照顾”两个概念,其目标是使老年人在家中或“像家似的”环境中享受养老服务。

“在社区照顾”是指依托社区养老服务资源,在社区内由专业人员提供养老服务。“由社区照顾”则强调了照顾者的责任和照顾的资源。在英国居家养老发展过程中,社会工作和社会工作者扮演了重要角色。“预防性健康照护”也是英国居家养老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由家庭医生扮演社区生活的第一接触者角色,实施基本的健康照护。此外,还有社区护士、区域护士、健康家访员、社区精神护士、心智障碍者护士等在社区范围内提供专业照护。

美国居家养老服务中有一种“医—护—养”做法。其“PACE计划”形成了一个全方位的照顾计划,为老年人提供的医疗相关服务包括紧急照顾服务、看护服务、初级医疗照顾、住院治疗、护理院照顾等,以及预防性、恢复性、治愈性和护理性服务。

这其中,非营利组织在老人居家养老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为了帮助居家养老的老年人,波士顿比肯山街区创造出“村庄”概念。“村庄”采取的是低偿服务、持续发展模式。

日本居家养老服务采用的是“长期介护”与多样化的服务产品。日本社会一直深受儒家文化影响,因此居家养老成为日本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的根本,并建立起居家养老服务的社会支援体系。2000年日本开始实施的《介护保险制度》中提出重视居家养老介护服务,“目标就是让高龄者尽可能在自己家里,在已经住惯的社区养老,整个社会养老服务体系要为此提供支援”。

日本通过“社会福祉士”、“看护师”、“保健士”等专业人员为本社区的居家老人提供综合性、持续性的介护服务,如评价高龄者的身心状况和服务需求、搜集社区居家养老信息、指导和帮助制定居家养老服务计划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