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告急”背后如何更好运营是个大问题

2月9日,“云南省人类库倡议大学生捐精”.

2月9日,“云南省人类库倡议大学生捐精”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几乎同期,陕西、山东、湖北等多省的人类库也面向社会发出捐精倡议。

为吸引志愿者,各地也提供了不同的奖励条件,多数补贴在4000~6000元之间。比如,山东省完成全部捐献流程的志愿者,可获补贴5000元,并为志愿者免费冻存2份10年时间;在云南省捐献的志愿者,完成全部捐献总计发放4500元补贴。

一些自媒体发布的“中国库告急”“志愿者合格率不到20%”的话题也在网络引起广泛讨论。

实际上,招募捐精志愿者是库的日常工作。而且,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除了新成立的库,国内库实际上供大于求。筛查之所以如此严格,是因为库所保存的要求远高于普通水平,还对捐赠者的健康状况、体格、生活方式等有限制。

相比之下,如何更好运营库、提高优生优育,尽可能满足人们的生育理想,是真正值得关心的问题。

▲2020年6月9日,四川省人类库工作人员正在操作储存的液氮罐。截至2019年底,该库累计捐精志愿者筛查人数为5370人,合格纳入的志愿者捐精人数为957人,合格率为不到20%。(图片来自中新社)

2022年5月,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团队在《柳叶刀》上发表的文章指出,全国育龄人群生育健康监测数据显示,中国育龄人群不孕率已从2007年的11.9%上升至2020年的17.6%,估计目前约有3300万对育龄夫妇被不孕问题困扰。其中,中国每年约有30万例辅助生殖技术助孕分娩的新生儿出生。

在需要人工授精的辅助生育中,有两种来源,一种是用丈夫人工授精,另一种是供精人工受精。库的存在,正为了满足后一种需求:人类库的主要任务,就是筛选出健康的合格供精者,为有资质的辅助生殖医疗机构提供服务。

1886年,有国外学者发现人类在低于-15℃时仍然能够生存;1963年,科学家把冷冻储存于零下196℃液氮中的解冻后获得理想效果,人类库技术平台的雏形基本建成。此后,人类库在美国、英国、法国、丹麦等国家先后建成。冷冻的存在为那些男方罹患无精、弱精症的家庭提供了实现生育愿望的可能。

除了治疗不育症,为辅助生殖提供“种子”,库也是一个可以提供生殖保险的地方——那些暂时不想生孩子,或者从事高危险职业,化疗、放疗损害之类的人群,可以通过购买自精保存服务,为自己保存生育力。库还承担着开展科学研究的功能。截至目前,全国24个省、市、自治区共设立了27家人类库。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曾走访过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人类库。在经过初筛、简单面试和事宜介绍之后,志愿者会到专门的小房间取精,之后将标本通过小窗直接传递到实验室;检验合格的志愿者还要进行多项体检,以确保没有遗传病、性病与细菌感染等问题。

通过层层筛查后,捐精者正式进入捐赠流程,他们需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在七八次捐献中,完成大约20毫升的采集。所收集的,经过处理、编号后,放入零下196度的液氮里保存。半年后,当捐赠者再次进行HIV检测并呈阴性时,一次完整的捐献才算结束。

并不是所有志愿者的都有资格进入库。2021年,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一些学者发表的论文回顾性地分析了捐精志愿者筛查结果。研究发现,2016年1月至2020年9月之间,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人类库的6349名捐精志愿者中,有28%是学生,学生人群捐精志愿者筛查合格率高于社会人士,前者合格率为22%,后者则为19%;在筛查阶段退出捐精流程的比例也更低。

在国内外,年轻的专业人士和大学生,都是库当前和潜在的主要捐助群体。不同国家和地区对男性供精志愿者的年龄要求各有不同,美国要求19~38岁,丹麦要求18~45岁。按照原卫生部发布的《人类库基本标准和技术规范》,中国要求捐精志愿者的年龄为22~45岁。

不过,多家库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近些年,随着整体社会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把捐精性质看作像献血一样的人道主义贡献,领取补贴成了很小的因素,因此,大学生所占比例比起过去有所下降。中国性学会会长、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党委书记姜辉此前曾负责管理北医三院库。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当时,他所在医院大学生捐精占比大约40%,低于早年比例。

全国人类库与生殖男科学组组长、广东省生殖医院主任医师张欣宗等人2021年发表的论文中指出,由于捐精志愿者经过严格筛查,冷冻质量得到保证,中国人类库供精人工授精方式周期妊娠率稳定在25%左右,供代出生缺陷发生率显著低于自然妊娠的出生缺陷发生率。

与很多其他需要人为介入的生育过程一样,供精相关的伦理问题管理也非常严格。比如,为避免近亲婚配和社会伦理隐患,中国一位捐赠者的最多只能使五个女性怀孕,相较而言,欧美国家则宽松得多,比如,美国同一个精源可以供生育25个婴儿。中国这一严苛的使用标准意味着每份的成本更为高昂。中国医学科学院学者2021年在《供精助孕技术的社会伦理问题》一文中指出,据估计,当同一个供精者的使五名妇女受孕时,第三代近亲婚配的概率约为0.019%,概率非常小。

在国内外,重复捐精都是不允许的。比如,按照湖北省人类库在2022年11月发布的招募信息,捐精者只能有一次捐精史。2020年1月1日,国家人类库捐精志愿者查重系统正式上线,该系统可完全避免一个捐精志愿者在2个及以上人类库重复捐精的情况发生,杜绝了捐精志愿者在多个库捐精带来的社会伦理问题。

在保护供精者身份信息方面,加拿大可以选择是否匿名捐赠;而荷兰和英国则对获取供精精者身份资料做了年龄的限制,即到达一定年龄后才可获得遗传学父亲的全部身份信息。中国的供精者和使用者间是双盲的。

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的论文发现,在所分析的6000多名志愿者中,只有20%的志愿者筛查合格并正式捐精。志愿者被淘汰的原因,80%是因为质量没有达到国家卫生部部门的标准,其他原因包括病原微生物检测阳性、血常规异常等。

2022年11月15日,一项发表在《人类繁殖更新》杂志上的综述研究表明,全球男性平均数量正以惊人的速度下降:1973年至2018年的45年间,全球男性平均数量下降62%,平均浓度下降52%。这项成果纳入了53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223项研究、57000多名男性的数据。

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公共卫生教授哈盖·莱文主导了这项研究,他在回复《中国新闻周刊》时表示:对全球数量下降表示担忧,因为这不仅反映了男性生殖能力的下降,也反映了男性整体健康状况的下降。已有研究表明,低水平的数量与慢性病、睾丸癌和寿命缩短的风险增加有关。不过,作者们表示,对于这种下降原因并不清楚。

这篇综述,连同它的结论,在国际男性生殖领域引发了争论。一些人表示,这些结论真实而紧要;另一些人认为,对数量的统计方法在这些年里发生了很大变化,以至于历史数据和当下数据不具有可比性。

尽管影响男性生殖健康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多位受访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近些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