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爱分析·药企数字化趋势报告

研发环节的政策以鼓励创新为目标,促进药企.

研发环节的政策以鼓励创新为目标,促进药企加大研发力度,提高创新能力;生产环节的政策旨在提高药品生产质量,保障药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营销环节的政策最多、力度也最大,一方面,带量采购、医保谈判等政策旨在使药企从过去粗放式的销售模式转向合规的营销模式,实现医药营销的合规透明,最终降低药价;另一方面,分级诊疗、“互联网+医疗”等政策为药企拓展了新的销售渠道,为药企带来新的机遇。

利用人工智能等技术在新药研发的各个环节进行创新,涉及基于组学数据的靶点发现、AI化合物筛选与合成、临床试验管理、申报与审批的合规信息管理、真实世界研究等诸多场景,能够有效降低研发失败的风险,缩短研发周期,降低研发成本。

随着工业4.0时代的到来,在自动化、物联网、信息技术的共同推动下,各传统制造行业都在进行智能制造升级,医药行业同样也不例外。

智能制造通过技术手段实现医药生产环节的可视、可控和智能化,不仅可以减少人工操作导致的偏差和错误,确保操作流程的合规性和信息透明度,从而保证药品生产质量,降低生产成本,还可以对收集的数据进行分析从而持续改进药品质量。

数字化营销旨在合规的前提下,扩大品牌声量、建立美誉度、改变消费者认知、提高药品销售额。药企现在多采用线上线下结合的营销方式,线下依旧通过医药代表、学术会议等方式拓展核心公立医院市场,而在线上则是通过互联网医疗、虚拟代表等数字化营销方式触达更多的医生和患者。

互联网医疗作为药品线上销售的核心渠道,在数字化营销中起到了药企的线上门户作用,为药企提供了更直接和更精准的患者教育,可以针对患者画像进行针对性的信息投放,通过线上业务闭环实现药品消费转化,为药企提供更广阔的增长空间。

虚拟代表通过微信、电话、线上会议等多种传播渠道,同时开展线下会议直播、学术推广等各类营销活动,快速得出医生画像,为医药代表的精准营销赋能,帮助药企加强与基层医生的触达和互动,降低人力投入,提升药品销量。

第一,打造“以患者为中心”的个性化服务。以患者为中心,意味着药企不仅仅是为患者提供药品,而是围绕预防、诊断、治疗、康复等生命周期全过程为患者提供个性化的服务。

第二,医生和患者之间实现多渠道互动。药企需要探索更多数字化的医生教育和患者教育方式,并为医患之间的交流互动搭建平台,一方面满足医生对建立医患信任关系、树立个人品牌等需求,另一方面满足患者的寻医问药需求。

第三,全流程数据采集驱动业务洞察。药企内部沉淀了大量的数据,但通常存放于各个系统之间,未实现数据价值挖掘。通过搭建数据中台,实现企业数字化资产沉淀并进行数据挖掘,可以赋能药企的研发、生产、营销等环节,助力药企降本增效。

1.政策加码,驱动药企数字化转型2.数字化研发:技术赋能,创新药物研发模式3.数字化生产:智能制造,保障药品生产质量4.数字化营销:合规背景下,实现多渠道营销5.药企数字化未来趋势展望结语01、政策加码,驱动药企数字化转型1.1. 机遇与挑战并存,药企开启数字化转型之路随着人们对健康观念的转变,医药行业作为与人们健康生活高度相关的产业,近年来实现快速增长,目前已经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支柱型产业,中国医药市场也成为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根据Forrester的预测,2020年全球医药市场规模预计为9.0万亿人民币,而中国医药市场规模预计为1.7万亿人民币,约占全球医药市场规模的19.1%。2020-2024年,全球医药市场规模的复合增速约为4.3%,而中国医药市场规模的复合增速约为6.8%,高于全球复合增速,预计2024年,中国医药市场规模占全球医药市场规模将达到20.9%。中国医药市场未来前景广阔,但当下却也充满挑战。自在2015年以来,医药行业成为国家政策重点调整的行业,调整的重点在于降低药品价格、提高药品质量,使人民群众能够享受到更好的药品。一系列的医药改革政策使得药企在研发、生产、营销等各个环节均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对于药企来说,需要在强监管的政策下实现创新发展,才能制胜未来,数字化转型成为药企谋求高速发展的必然选择。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各行各业的共识,对药企来说,同样也不例外。药企可以通过使用数字化的产品与服务构建医药生态圈,提高研发、生产、营销等环节效率,实现各个环节的数据分析、高效协同、智能响应,重塑核心竞争力。对于药企数字化,目前业内并没有统一的定义,本报告定义的药企数字化是指应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实现药企核心价值链各环节的信息化、数字化和智能化,最终达成快速反馈和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药企可分为跨国药企和本土药企,跨国药企是指在中国有业务的外资药企,例如辉瑞、阿斯利康、拜耳等,本土药企则是指在中国成立的国内药企,例如恒瑞、扬子江、石药集团等,本报告定义的药企包括跨国药企和本土药企。根据数字化成熟度,可以将药企所在的数字化转型分为三个阶段:流程驱动的信息化、数据驱动的数字化和AI驱动的智能化。第一阶段是流程驱动的信息化。这一阶段主要实现企业业务流程和运营管理的线上化,包括研发、采购、生产、营销、销售、HR、财务、IT等多个部门,但各个部门信息化系统之间缺乏全局整合,无法实现数据的互联互通。第二阶段是数据驱动的数字化。这一阶段主要实现业务数据之间的互联互通,形成数据闭环,并基于整合后的数据进行数据背后的价值挖掘。第三阶段是AI驱动的智能化。在数据的基础上,通过NLP、知识图谱、机器学习等AI技术的赋能,使机器实现智能分析与决策,反向指导业务,形成数据驱动业务运作模式。目前大部分国内药企尚处于信息化阶段,正在实现各业务系统的线上化,各个信息系统作为孤岛存在,数据之间尚未实现交互和打通;跨国药企的数字化进程比国内药企更快,目前处于数字化阶段,各个系统之间基本是打通的,并尝试利用数据指导业务决策。1.2. 政策奠定药企数字化转型基调1.2.1. 政策频出,重塑医药行业格局医药行业是典型的政策驱动型行业,2015年以来,“新医改”政策密集发布,加速医药行业格局重塑。受政策影响,所有药品的利润空间被压缩,致使药企高毛利的时代过去,药企需要在各个环节进行成本控制,倒逼药企进行数字化转型。总的来看,政策主要集中在药企的研发、生产和营销这三个环节,具体来看。研发环节的政策以鼓励创新为目标,促进药企加大研发力度,提高创新能力。一直以来,我国本土药企多以生产和销售低价的仿制药为主,90%以上的药品为仿制药,创新能力较弱,研发实力强的跨国药企占据了我国主流的用药市场,获得高额利润,因此,改善我国的新药研发环境、支持创新药研发成为政策的主要目标。2017年10月中办、国办联合发布《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对改革临床试验管理、加快上市审评审批、促进药品创新和仿制药发展等方面提出了改革意见,极大地鼓励了新药的创新研发。对跨国药企来说,研发环节的政策使得跨国药企从延长过专利期药品的生产周期转向新药研发,多个跨国药企开始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开展本土化研发。例如诺华投入10亿美元在上海建设研发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